第八章妖间之旅(40/115)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14:41
妖间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隶属三界九间之一,如果准确形容一下这个世界的特色,那么就应该说,它是一个颠倒的世界。青瓷一般的天空踩在脚下,白色的云雾朵朵在身边缭绕。仰头看去,虚空之上,大块大块的陆地分离着,倒挂飘浮其中,隐约可见葱郁的森林和宝石般的湖泊。它们错落分布,有高有低,无论是山峦、还是河流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──它们都是倒挂的形态,而在它们上方的极尽之处,有的却是无尽的虚无。这是一个没有日月星辰的世界,光与暗每过十二个小时交替一次。月灵很幸运,她到来的时候是白昼,否则在黑暗的“天空”中摸索前行的她,恐怕永远不会找到蓝洛的所在。“猎,拜托你了。”久违的白鸦猎,化作了翼长十米的巨鸟,载着月灵向着一片片的“陆地”飞去。似乎是由于月灵解开了火之封印的缘故,白鸦的两只翼尖染上了火红的色泽,分外醒目,而这一次的变身,又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巨大。他们和一片又一片的陆地交错而过,距离接近的时候,甚至可以看到其中飞腾奔跑的鸟兽、各式的丛林野花,一切都与人界的事物一般无二,但是这样的正常,在这个颠倒的空间里,反而更加显现出不正常来。“这片不是……那片也不是……”月灵微微颦起眉端,仔细端详着飘浮倒挂的每一片陆地。出奇的,她并没有找到妖族的身影,当然就更无从询问他们王子殿下的宅邸。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向前飞行、不断寻找。白日的时光匆匆流过,巨大的白鸦,依旧在这个颠倒的世界中继续飞翔。在妖间这个奇特的世界里,日与夜的交替是那样的突兀,没有黄昏的缓冲,一瞬间,整个空间仿佛都被一块黑色的幕布笼罩,宣告夜色降临。月灵楞了楞,为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而诧异,但是,紧接着,她的眼中出现了另一幕奇特的场景:虚空之中,每一块的陆地都亮起了深深浅浅的光,从泥土到树木,再到湖泊与山脉,每一块地方都在夜的黑暗中亮起了微光。它们天生就披着光芒的外衣,在这浓浓的夜色之间,组成绚丽的光的海洋……被这样异世美景迷眩了双眸的月灵,突然发现了,在这魔幻的光怪陆离之间,她似乎看到了一粒与众不同的蓝光。“猎,向那边飞……”月灵心中一动,立刻掉转了方向,向着蓝色飞行,虽然遥远,但是那幽蓝的光彩格外醒目,白鸦巨大的身形绕过一块又一块的陆地,奋勇前进。它飞了很久很久,因为对于光线来说,看起来很近,实际距离或许很远很远。这一次,白鸦猎甚至筋疲力竭,直至快要无法飞行的时候,他们终于看到了那座在黑暗中散发着幽森光芒的蓝色宫殿。宫殿采用的是远古哥特式的建筑风格,高耸的尖顶建筑层层迭迭组合在一起,形成巍峨、森严与壮观的景象。整座宫殿占据了它所在的陆地全部的面积,远远看去,只见一座倒挂的宫殿在黑夜里散发着神秘的光泽。飞的近些,发现宫殿中居然灯火通明,来来回回的人影在殿中穿梭,完全不似一路的杳无人烟。正在惊讶间,一个人影似乎仰头向着月灵看来,他双足一蹬,在背后伸出两只羽翼,向着月灵的方向飞来。“您也是来参加殿下的舞会的吧?”只一眨眼间,月灵甚至都来不及躲避,在左上方的空间中就出现了一个“鸟人”。说他是鸟人,是因为他拥有人的身躯、鸟的头颅和翅翼,一身绿色的晚礼服的衣襬上,却渲染着五彩的色调,搭配上他那张弯勾的黄色鸟喙,分明就是一只成精的鹦鹉。此刻,他毕恭毕敬的停在半空之中,看来他是误会了月灵的来意。“蓝洛殿下现在可好?”月灵并没有澄清,面色不改,反而灵机一动,问出这样一句。对面的“鹦鹉”立刻恭敬的回答:“殿下安好,正在大厅中等待着大人光临。”这一次,月灵露出的笑意无比真实,她摆手道:“带路。”说来奇怪,当接近颠倒的宫殿十丈内距离的时候,突然一种巨大的吸力传来,白鸦的身子顿了顿,方才没有直接砸进地面之中。当月灵将白鸦收回体内,双脚落地的一刹,体内的重心感觉似乎被这阵无形的吸力改变,在她的视觉感官内,竟不觉得世界是颠倒的,颇有些负负得正的味道。此时从正常的视觉角度看去,面前的宫殿却更显堂皇。“大人请这边走。”“鹦鹉”引领着她穿过花园,来到正厅。正厅极为开阔,远远可见一座宽若十米的白玉阶梯,蜿蜒而上。整座大厅都采用了金褐的色调,妆点出富丽堂皇的气派,其中最凸显的,要属中央吊顶的那盏巨大的琉璃水晶吊灯,它从十几米的高空中垂下无数雨滴造型的水晶垂帘,柔和的灯光在地面上折射出绚丽的光斑。舞会显然还没有开始,悠扬的音乐在大厅之中回荡,各式各样的奇特人物,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,谈论着各式的话题。“鹦鹉”在正厅门外退走,月灵一人毅然的踏入了大厅,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的眼光新闻资讯,毕竟这座大厅里有着各式奇特的模样新闻资讯,其中幻化出人形的外表已是稀松平常。而这一点新闻资讯,让月灵暗自松下一口气来。这是她第二次来到异世界的宴会会场,周围各式宾客奇特的样貌,已经不是她好奇的重点,今日她的目的是偷偷摸入宫殿之中,寻找风岈的下落。“哎哟,听说蓝洛殿下今天要在舞会上介绍他的未婚妻呢……”一只长脖子火鸡模样的贵妇,用羽毛扇掩着阔嘴,状似神秘的说道。“未婚妻?哪一位啊?”有人接话问。“咦,你还真孤陋寡闻,连这个都不知道?蓝洛殿下的未婚妻自然就是魔族第一美女,那位大名鼎鼎的岈公主啦!”她又尖又高的声音,在大厅一角回荡,让偷偷摸摸正想摸向内殿的月灵全身一震,改变方向,向着说话的位置悄悄凑了过来。“……呵呵,我听我的朋友的表姐的大伯的侄子的二姑的邻居的三姨太讲,我们殿下和那位魔族公主可是在舞会上一见钟情啊,真是有够罗曼蒂克,哎呀,我为什么就遇不到这么浪漫的事呢?”火鸡夫人的感慨拉得又尖又长,听的四周众人都抖动着脸部肌肉,终于很有贵族风范的没有当场恶心出来。而此刻,听到自己想要消息的月灵,连忙避到了一旁,幸运的躲过了这阵精神的摧残。很好,既然他们自己会出现的话,她何必去费力气寻找,现在只须等待就好。时间渐渐在轻柔的音乐声中流过,正当月灵等得不耐烦的时候,飘荡在大厅中的音乐突然戛然而止,分散在大厅四周的宾客们,稳稳聚向了正中的白玉阶梯之上,月灵连忙也跟随上前。一时间,整座大厅的光线都黯淡下来,惟有阶梯四周的灯火明亮。只见一片光明之中,一个节奏悠缓的脚步声传入众人耳畔。终于,楼梯尽头,宴会的主人出现。蓝洛穿着一身白色晚礼服,一惯披散在肩头的蓝发,却用一根黑色的丝条系住,额前不留一丝。在那一张英俊得足够让女人尖叫的脸庞上,悬挂着一个甜蜜幸福的微笑,而对象正是被他双手抱在怀中的美人儿──风岈。众人屏息的看着他一步又一步的走了下来,在他身畔,风岈同样一身雪白的礼服,长长裙裾垂落在一旁。众人的视线纷纷聚焦在了风岈的身上,“她”那娇若春花的姿态,立刻征服了在场的所有宾客。此时此刻,只有熟识风岈的月灵才分辨得出,在妆容的背后,他的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憔悴。“感谢大家前来参加舞会,很荣幸为大家介绍我的未婚妻──夜风岈公主,不过很遗憾,由于公主殿下身体微恙,无法与我一起为大家开场,请大家自便,希望今夜能够玩得愉快。”蓝洛先是小心而轻柔的将风岈放在大厅主位舒适的座椅间,随后说出了以上的舞会开场白,他优雅的风度,完全不像是在人界时那个任性的孩子,不免让月灵心中一怔。同时,蓝洛对着大厅另一端的乐队做了一个手势,开场的音乐立刻缓缓响起,大厅之中,灯光渐亮,很快充满了翩翩起舞的众多身影,其中自然并不包括月灵。“来,喝点水吧。”蓝洛从侍从的手边接过水晶杯,语气尽管温柔,却依然流露出不可抗拒的味道。风岈瞪大双眸,银色的瞳孔间投射出强烈的憎恨,蓝洛却仿佛浑然不觉。“怎么?需要我喂你吗?”蓝洛的表情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暧昧,看得风岈毛骨悚然,只得张开唇瓣,任由对方将水喂入他的口中。“亲爱的,你今夜真美……”蓝洛收回水杯,着迷的看着水晶杯缘上胭脂的唇印,就着同样的位置,喝下一口剩水。他伸手抚过风岈半裸的肩头,露出迷醉的神采,“没有人能够比你更美丽……”这一下,风岈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,幸亏主位的位置上灯光刻意打淡,否则全场之人都可以清楚看到他满脸的极度嫌恶之情。但是,这个表情却有一个人注意到了,这个人自然就是月灵。远远的角落阴影之中,她很好的把自己的身形掩住,看到如此光景的她,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疑问,嫌恶到如此程度的风岈为何不反抗?他当然不会是如蓝洛所说有什么“身体微恙”,他的身上肯定有些玄虚,难不成也被戴上了禁魔环?这个念头随即又被月灵自己推翻,先不说风岈浑身上下不见任何首饰模样的可疑物品,再者,风岈可不像当初的她一样,魔力低微、能量虚弱,他那样顶尖的强悍实力,并不是普通的禁魔环可以禁制得住的。而这世上只有一个神器“深蓝”,已经被她破坏,此时,哪里再有一个如此功用的神器,能够拿来困住魔族的贵族?正当阴影处的月灵陷入沉思的时刻,远处坐在舒适无比座椅之上的双生王子,却如坐针毡,不时凑到耳畔的甜言蜜语,以及不时碰触的轻柔爱抚,都让他如临酷刑。凡是被蓝洛深情视线扫过的肌肤,无不寒毛竖立,泛起一片鸡皮疙瘩,相对而言,这身久违的女装,将他的腰肢捆绑得难以呼吸的痛苦,反而不值一提。“你看殿下对公主多温柔,真让人羡慕啊, 山西11选5天造地设的一对……”当这一句话语飘到风岈耳中的时刻, 山西十一选五让他瞬时间产生了破口大骂的强烈欲望。只是, 山西11选5投注技巧他却忽略了此时的自己被施展了禁言魔法, 山西11选5走势图激动之间,引起了他一长串的剧烈咳嗽……这立刻引起蓝洛的注意和慌乱,他连忙说:“不舒服吗?亲爱的,是我不该明知你身体不舒服而勉强,我这就带你回去休息……”并不等对方回答,他再度将风岈一把抱起,强行搂在怀中,为了不引人注意,他并没有选择来时的白玉阶梯,摆手拒绝了侍从的跟随,独自向着另一端的后门走去。不知是因为对于怀中佳人的过度担心,还是因为在自家宫殿的下意识放松,他竟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,尾随了一道躲闪的身影。蓝洛并没有将风岈带回之前他一直居住的房间,而是将他抱进了自己的主卧室里,然后放在了房间中央那张两米的大床之上。而发现这一点的双生王子,目光从嫌恶、憎恨转变成了惊恐,他绝绝对对不要失身在男人身上!站在床边,蓝洛挥挥手,一道柔和的蓝光抚过风岈的咽喉,突然间,他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。于是,他立刻呵斥:“你要干什么?!不要过来!”“不要害怕,亲爱的,在你回魔界换回女身之前,我什么都不会做的。”蓝洛微笑的说道。风岈心中方才松下一口气,他却继续道:“但是,亲爱的,我没想到就算是男性身躯的你也能这样美丽,这样让我情不自禁……”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,风岈用尽仅有的力量,将蓝洛探过来的身躯推到了一旁,他怒斥道:“你这个变态,离我远点!要我说多少遍!我喜欢的人是月月,不是你!”“月月,你说那个家伙,你还是忘了他比较好。”蓝洛的脸色露出一种古怪而得意的神情,莫名的看得风岈一冷,心中浮出几分不祥的感觉,急切间,他提高了音量,喝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月月她怎么了?!”他焦急的神态看在妖族王族的眼中,蓝洛心中莫名的升起一阵怒气,脱口道:“他死了!”“你说什么?!”“我说他死了!被我杀死了!”望着对面震惊得失魄一般的风岈,蓝洛心中又是痛楚又是快意,但是他并不后悔,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将情敌杀死。“月月,死了?不可能,不可能,你骗我!”喃喃的自语着,风岈赫然回神,不知哪里生出的力量,坐起身来,一把揪住了不远处蓝洛的衣襟,狂叫道。“我没骗人。被我的妖光扫到的人,会被感染死亡,更不用说,她被击中了心脏。”蓝洛一字一句的说着,无比的自信,他当然不知道在关键的时刻里,月灵被琉璃推开,他的妖光只击中了小侍女的肩膀,而此刻,在冥塔接受治疗的她,正在恢复的过程当中。但是,同样也不了解这其中曲折的风岈,不禁陷入了绝望,他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将半边裙幅染的鲜红。“月月,是我害了你……”发出一声痛至极点的哀嚎,风岈双眼一闭,昏倒了过去,这一下,立刻把蓝洛吓得手忙脚乱。“药!对,要吃药!我去给你拿药来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疯狂的从大门奔出,就连慌忙闪到门扉边的月灵身影也没有注意到。月灵惊愕的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,方才回神,小心的探头张望,在发现主卧室中并无其他闲杂人等之后,她轻手轻脚的走近卧室之中。“岈,你在吗?岈?!”她轻声呼唤着,才走几步,就发现了大床上的身影。连忙几步赶上前去,却立时大惊失色……雪白的丝绸床褥间陷落着一个金发的美人,他一身的白色礼服上,却沾满了鲜红的血渍。此时,他面色透青,肢体僵硬,眼看呼吸微弱接近断绝,这分明就是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模样!“岈,你……”惊呼着,月灵连忙探身过去,手掌在快要接触风岈额头的瞬间,眼角处看到一道蓝光亮起,她慌忙缩手,一道蓝光在距离她手掌肌肤几毫米的位置上擦身而过,在后方的墙壁上射穿了一个深深的黑洞。“哪个大胆狂徒,竟敢擅闯内室?!”一声厉喝从门边传来,蓝洛一手握住一只药瓶,向室内走来。床榻边缘,月灵缓缓站起身来,露出容颜,她发出一声冷笑:“被你杀掉的人。”“是你?!”蓝洛惊愕,“你没死?”“很显然,我还活着。”月灵冷哼。“你想做什么?”蓝洛回过神来,脸色大坏,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失手。月灵如看傻瓜一般看过去,答道:“当然是带他回去。”就算“他”已经被他折磨的垂死。“我不准!岈是我的!”他尖叫,伸手一挥,无数蓝光从他的掌间迸发出来,飞腾在空中,变化成数百只的尖喙飞鸟,新闻资讯震动着翅翼,铺天盖地的向着月灵袭来。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!此时的月灵再不像当初那样手无寸铁之力,只见她摆手一挥,无数朵青色的火焰凭空在空间中凝聚成形,如朵朵盛放的青莲,迎上了扑来的飞鸟。每一只蓝光的鸟儿都被一朵或数朵的青莲包围、燃烧、吞噬,当火焰的力量消耗殆尽的时刻,空间之中,却再也没有留存下一只漏网的蓝鸟。起首的第一招,看似打平,但是两人之间的心灵震撼却完全不同。蓝洛是不敢置信自己会失败,月灵则是欣喜自己的成功。但是,有一点却是相同,他们都认为战斗并不会就此结束,只是……“出去打,不要伤了岈。”蓝洛阴沉着脸提议,月灵自然欣然同意,这一战,必然要争个你死我活。于是,战场转移到了宫殿里的后花园中。站在花园满是夜露的草坪之上,蓝洛首次亮出了他的法器,那是一根一尺半长的蓝水晶法杖,杖首是一只利爪包裹着一个透明的水晶球,球体中央却清晰的浮现一个异兽的形态,远远望去,也能感受到几分狰狞和邪气。另一边,月灵也将能量转换的法力,灌注在腕上的金镯之中,金镯按照她的心意变化,这一次竟形成了三尺剑锋,闪耀寒光。下一秒,蓝洛的身形竟出现在月灵咫尺之间,他探手一爪,抓向月灵的心脏!月灵一惊,脚下反射般向后一纵,同时挥出了手中的金剑,向下砍去。“嘶……”蓝洛飞快缩手,地上却已飘下了半幅衣袖。“好快的剑!”蓝洛叹息,因为他清楚的知道,刚才他的衣袖分明也避开了对方的剑锋,但是那擦过的剑气,却依旧将衣袖削落下来。这个草履虫般软弱的人类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?蓝洛皱起眉头,天蓝色的眸中流露出几分恼意,无论如何,他不允许任何人和他争抢心爱的女人。他抬起手臂,将法杖的杖首对准对面的敌人,第一次开始吟唱咒文:“沉睡在深渊中的鬼车,听从我的呼唤苏醒,藉助我的力量显现汝的身躯,召唤──姑获显身!”伴随着咒文,妖族王子全身发出耀眼的蓝光,这蓝光在一字一句的咒文操纵下,竟全部灌输在法杖杖首的水晶球中,这也代表着他将全身的魔力都用于施展这个魔法。但是,这水晶球尽管透明,却没有发出蓝色的光辉。水晶球的内部竟泛起血红的浓雾,片刻之间,将它“染”成血红。对面警戒中的月灵,突然感受到一阵浓烈的邪恶气息,巨大的气势威压而来,如果不是在梦呓森林经过了那场和绿妖精的战斗,此时此刻,单凭这份气势,其实就会让她想要退却。不能让他继续下去!月灵立刻心有定计,飞身纵来,剑刃上冒出青蓝的火焰,在黑夜之间,格外惊心动魄。她早已发现,自从解开封印之后,她动作的灵活度何止比以前快上百倍?原本低微的剑术,也因为这一个“快”字而分外犀利。月灵的剑刺到一半,便无法前进半分,在二人之间,蓝洛面前,凭空出现了一个蓝光的结界,阻挡了她的攻击。月灵一楞,明白自己犯了近战的大忌:没有哪个施展法术的人,不会在身旁事先放置守卫的结界!眼中精光一闪,月灵手中的金剑外层的火焰,燃烧得更加激烈,刹那之间,竟由青蓝的色泽转变成了金红,凭借着超高温的高阶火焰,月灵在下一刻烧穿了对方的结界,刺向他的胸膛。然而这些许的耽搁究竟晚了,就在剑气刺破蓝洛衣衫的霎时,法杖的水晶球中冲出一只狰狞的异鸟,一口就咬住了月灵的剑尖……非人的大力传来,月灵禁不住剑柄脱手,立刻,半空之中传来一阵宛若婴啼的得意嚎叫。此时,定睛看去,那只异鸟巨大的身躯之上,生长着九个头颅,每个头颅的两侧还生有一对小翅,一时间,只听闻满天空都是翅膀的拍动之声,和此起彼伏的婴啼叫声混合在一起,让人禁不住要头昏脑胀。“九头鸟?”甩甩手腕,天空中一只鸟喙中叼住的金剑,化作一道金光,重新回到了月灵的手中,然而,这个动作也立刻引起了九头鸟的不满。其中一个鸟头张口喷来,一道冰风袭来,月灵连忙躲闪,在她让出的地面之上,结起数尺的寒冰!“蓝儿……”月灵立刻想要还以颜色,但是变故却发生了,无论她如何召唤,还是透过心灵契约联系,龟缩在指甲中的冰精灵都没有任何的回应,仿佛不存在一般。“咦呀啊……”九头鸟叫着,其余的头颅也开口喷来,在月灵闪过的地方分别出现了火烧、石化、毒蚀等等八种痕迹,任何一种如果打到身上,都足以致命。月灵脚下一蹬,高高跃起,夹带着无数金色火焰的金剑,劈向九头鸟。“嘶……”一阵冰雾缭绕,九头鸟狡猾的掉转头颅,所有火焰在还未近身之前,已然熄灭。而金剑斩在了它的身上,却全然落空,月灵这才醒悟,对方并不是真正的实体,而是魔力幻化而成。心惊之余,月灵只得放弃威力最大、耗用魔力最小的冰精灵蓝儿,更不要提早已筋疲力竭的白鸦猎,她回手一捻,扔出一张水晶卡片,吟唱:“……命运塔罗解印!”刹那,水晶的卡片在空中碎成粉末,月灵突然感到体内的魔力疯狂的消失不见,下一秒,她并没有在四周看见那位熟悉的血衣女人和她手中的“黄泉礼赞”,在九头鸟对面、月灵的头顶出现的,却是一架精致的天秤。月灵清晰的感受到,它正是依靠着自己的魔力而成形。“用错牌了……”她露出苦笑,却无法挽回,身体内的魔力被滔滔不绝的抽吸干净。虚空中的天秤精致而小巧,散发出蒙蒙的白光,不知为何,飞舞在另一端的九头鸟竟被震慑,不敢上前攻击。蓝洛在下方也看的奇怪,片刻之后,终于不耐烦起来,挥动法杖命令九头鸟上前攻击。九头鸟似乎迟疑了一下,但是依旧反抗不了掌握着它精魄的主人的命令,终于九个头颅同时喷发出毁灭一切的力量,向着下方的月灵冲来。“匡!”撞击声好不响亮,九头鸟的身躯,狠狠的撞在了距离月灵一米之外的结界上。一时之间,喷涌而来的各种能量都在一瞬被结界反射回去,把九头鸟自身闹的狼狈不已。蓝洛愕然望来,才发现飘浮在月灵头顶的那架奇特天秤突然白光大盛,通天彻底,形成一个光柱的结界,恰好将软弱无力的月灵保护在其中。“只是一个守护工具吗?”蓝洛的问句,在下一刻有了答案。夜空中,一阵又一阵浑厚的钟声突然响起,回荡在整个空间之中,除了被结界保护的月灵,余下所有包括九头鸟、蓝洛、甚至整个宫殿都随着钟声摇晃起来……“是善,是恶?为善,为恶……”仿佛来自宇宙深处的神音在四周回响,九头鸟听闻,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转身就要飞逃。然而,从天秤之中,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,在它的身上一抓,当即,它动也不动,僵立在半空之中。“是善?是恶?为善?为恶……”质询的声音再度传来,巨手将抓来的东西放在左边银色的托盘之上,仔细望去,竟是一个小小的九头鸟的光影正在哀鸣挣扎。同时,右边金色托盘之上突然出现了一根纯白的光羽。盛有九头鸟的银盘重重的落了下去,放有光羽的金盘高高的翘起。虚空中,声音再度如霹雳传来,这一次,它只不断重复了两个字:“有罪!有罪!有罪……”银盘之上刹那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,下方结界中的月灵认出,那就是所有火焰之最、甚至能够烧穿空间的冥焰。九头鸟发出最后一声凄惨的悲嚎,它僵立在空中的巨大身躯瞬间分裂,消散无形。同一时刻,蓝洛手中法杖顶端传来一声匡然脆响,水晶球褪去血红的色泽,碎裂成数块掉落在地,这样的惊世骇俗的力量,无从匹敌……因此,在天秤的目标还未转移之前,蓝洛对着月灵投以无限怨毒的一眼,飞快转身冲入宫殿之中,他并不知道,在他消失在墙壁之后的刹那,半空中的天秤也因耗尽了魔力消散,重新聚合成为一张水晶卡片。月灵伸掌接住了从天飘落的卡片,上面精致的画面之下,书写着两个大字:“审判”。白光一闪,卡片消失在手指间,正当月灵准备起身追上去的时候,整个宫殿突然地动山摇,惊呼和尖叫在前殿的舞会大厅中此起彼伏,殿堂之中,更不时传来瓷器落地的粉碎之声。“不好!”月灵忽然心中一动,连忙加快脚步奔向风岈的所在,一路之上,人群惶惶奔走,更是造成了不少阻碍。终于来到长廊尽头,主卧室门前,伸手推去,只摸到一片高温,大门却纹丝不动!月灵吸气,调动丹田中新生的微弱能量,凝聚在腿脚之上,她撩起衣袍,狠狠踹去……铿铛一声巨响,大门轰然倒下,此刻出现在她眼前的,却是一片火的世界!眯起眼,月灵回手撕下一幅衣摆,使用她那依旧只有低阶的水魔法将衣摆浸湿,然后,她将湿透的白布塞在怀中,咬牙冲进了火场之中。卧室尽头的大床之上,四周的丝幔最先燎起了一串的火焰,四周很快就燃烧成一片火海。大床中央,蓝洛紧紧抱着风岈的身躯,任凭发丝在灼热中焦干,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来。“亲爱的,这次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……”“把岈还来!”此时,突然一把利剑而来,狠狠的切断了风岈刚刚沾染上了火焰的裙裾,月灵的身形从火海中显现出来,宛若火中神祗一般。“不!岈是我的!是我的!为什么要打搅我们!”蓝洛本来清澈若天空般的蓝眸,胀满了血丝,雪白的容颜扭曲成一种痴狂的狰狞,他望向月灵的目光如此骇人,仿佛想要吃肉喝血一般。站在他的对面,月灵却不急着救人,抱胸而立,露出高傲而轻蔑的神情来,她说:“你问问你怀中之人,真的愿意跟你殉情吗?”蓝洛一震,低下头来,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,怀中的风岈,渐渐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。“我死了吗?死了也好,王兄也轻松了,也可以见到月月了……咦,月月,是你吗?”风岈双眼迷蒙,激动的望着对面火焰中的黑发碧眸,伸出双手就要拥抱,谁知突然双腕一痛,腰间一紧,被人狠狠向后一拽,他愕然回头,看见的是蓝洛扭曲的面容。“我不放你走!我已经发动了这里的毁灭装置,死也要在一起……”突然之间,蓝洛释放出全身最后的魔力,在两人四周围绕起一圈白色的火焰,那是仅次于冥焰的超阶火焰,哪怕你是钢筋铁骨,被它沾染一点也要烧成灰烬!然而,一个漠然的声音近在咫尺,说道:“如果这是你的遗愿的话,很抱歉,你不会达成了!”一把利剑擦过风岈的肩膀,刺穿了蓝洛的胸膛,流下绿色的血液。剧痛传来,他不禁双手松开……下一秒,他的怀中一空,原本被困在那里再度昏迷的少年,被移到了月灵的身旁。她冷冷道:“这是你伤了琉璃的回报……”“你,你怎么能……”蓝洛震惊的瞪大眼睛,话才说了一半,就咳出了大团的绿色血块,隐约间,月灵突然觉得他的肌肤开始变得透明,从四肢开始,渐渐出现晶化的现象。“你是要问,我为什么能够穿越白焰又安然无恙吗?”对方虽然没有把话说完,月灵却明白了他的意思,不带一丝得意,平淡的回答了对面临死之人的最后问题:“我感悟的火元素之心,现在火即是我,我即是火,世上任何一种火焰,都不能够伤害我。”在蓝洛的注视下,她将手掌伸入面前的白焰之中,玉雕也似的手掌在火焰里安然无损,证明了她的话语。蓝洛的狰狞瞬间平复下来,恢复了英俊的面容,他痴痴的望着距离自己咫尺天涯的风岈,语声悲怆:“为什么我爱的人不能爱我呢……”这一声撼动了月灵冷漠的心田,她望着对方最后的面容也变成水晶般透明,不禁喃喃的说道:“是啊,谁又知道,为什么他不爱我……”白焰失去了魔力支撑,刹那倒卷回去,只几秒的瞬间,妖族王子晶化的尸体,消融成一滩亮晶晶的水迹。宫殿摇晃的更加剧烈起来,四周的天花板开始坠落下来,火焰之中,月灵将准备好的湿布捂住风岈的口鼻,运气,拦腰抱起,一溜烟的顺着尚未坍塌的地方向着室外冲去。宫殿之外也不安全,月灵抱着风岈,还没来得及多呼吸一口新鲜空气,一幢巨大的宫顶砸落下来,他们如果动作稍慢一步,就要成为这砖下肉饼。举目四顾,月灵这才明白蓝洛并没撒谎,启动了毁灭机关的整座宫殿,都在崩溃毁灭之中。又由于这座宫殿占据了这片悬浮大陆的所有面积,因此,这整片大陆都在分崩离析当中。无数奇特的光芒在宫殿四周亮起,数不清的身影飞速脱离崩溃中的世界,回到虚空之中。其中,一道白色身影最为惊险。它从最危险的地段出发,一路小心避过了每处的崩塌。而完全不知道在离开妖间这样颠倒的悬浮陆地的时候,需要给“飞行工具”施加飘浮魔法的月灵,亦无力搂住风岈,趴在用最后一点力量召唤出来的白鸦身上。任凭地磁之力那一双无形的巨手,不停向下撕扯住白鸦的翅膀,让它飞行的姿态歪歪斜斜,几次同危险擦肩而过。终于,当白鸦奋力冲上高空的刹那,地磁之力消失,所有的感官恢复正常,崩溃的宫殿悬浮在头顶之上,白鸦猎载着二人,在其下方悠然飞翔。“回冥塔……”月灵用尽最后的力量,将包裹传送阵的魔晶石扔在虚空之中。一道霹雳过后,一个深黝的空间门户出现在她的面前。月灵再无半点力道,栽在了白鸦背上,白鸦拍动翅膀飞进了门户,消失不见……在他们身后,整座幽蓝宫殿终于崩溃瓦解,向着上方无尽的深渊,坠落,再坠落……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河北11选5投注